珑书白

书素、剑龙、雁俏、戚顾

跟风做总结

手都冻僵了,字变得更丑了_(:з」∠)_

(¦3[▓▓] 晚安

祝阿言生日快乐呀!
发完就整理丑不拉几的总结惹
有参考
是宁雪
勿取

本来预计一天完成
结果拖到了第二天的生贺
祝大喵生日快乐呀!永远开开心心的!
有参考
勿取 @玉在山

已锁,再会。


如果有需要补档的车车

小可爱们可以在此评论留言哦

就不占tag啦

ps.零评很尴尬的,求暖QAQ


《霹雳狂刀-第3集》
心弦【就是那个单相思素素,让龙末九杀了小续缘,最后怀了龙末九孩子的人鱼族公主】和龙末九退隐,请书大帮忙传话给素素这一消息。书大说:可喜可贺,我代素还真恭喜你们。【重点在后面那句!】想法设法抠糖吃嘤

【书素】口白(二十六)



《霹雳狂刀-第3集》

秦假仙(面对昏迷不醒的素还真):事到如今情非得已,施展人工呼吸,口对口!

荫尸人:这样会死得更快

一页书(来到琉璃仙境):让我观视。

秦假仙:一页书,你来得正好,快快,素还真快断气了!

一页书:嗯!(上前把脉)哎呀!好沉的伤呀!(大汗淋漓)

秦假仙:你还站在那里干什么!扇风啦,扇风啦!你没看见一页书在流汗吗?

荫尸人:我扇,我扇!

秦假仙:现在怎样?

一页书(收回手):素还真的体内有一道无名之气,与原有的龙气互相冲击,如果不把这二道气逼出体外,素还真必然会心碎肝破而亡。

秦假仙:还不快去!用讲的没有用,赶快动手!

一页书:诶!我不敢肯定我有这种能力。如果在三刻钟之后这二道气尚未离体,你就马上打破素还真的天灵。

秦假仙:为什么?

一页书:这样我才能活命。

秦假仙:你真自私!

一页书:难道你要我陪素还真走上黄泉路吗?

荫尸人:大哥,死一个总比死两个好。

秦假仙:闭上你的乌鸦嘴!

一页书:怎样?

秦假仙:好啦!我会照办!

一页书:嗯!啊!(开始运功为素还真逼出)


秦假仙:三刻钟快到了!三刻钟快到了!荫尸人呀!你有没有看到二道气冲出素还真的体外?

荫尸人:没看见。

秦假仙:凄惨!凄惨!老弟,等一下由你来动手!

荫尸人:为什么一定要打破素还真的天灵?

秦假仙:天灵一破,体内的真气就会全部流散,这样一页书才不会被伤到。死一个总比死两个好!

荫尸人:这句话是我讲的。

秦假仙(揍他):乌鸦嘴,每讲每中!

荫尸人:不对,不对,大哥,你看!

秦假仙:有救了,有救了,赞!

一页书(收功,把素还真慢慢放到石桌上):快服下药丹。(拿出药丹喂给素还真)秦假仙,快将素还真扶进房间休息。半个时辰之后,他便会醒来。

秦假仙:是,你还站在那里做什么,不会过来帮忙吗?木头!

荫尸人:好啦,别凶啦!

秦假仙:跟阿团一样,用骂的才会听,用抽的才会走。扶右边啦!

荫尸人:我扶——我扶——

——————

书大早不来晚不来,偏偏在素素要被人工呼吸的时候来2333333


【1】25……好像……是吧?【挠挠头】

【2】一般写文不会开bgm啦,有一回写魔书x卧底素的时候,倒是循环了好久《了结》,还有书素的《百年》,循环了《1874》(灵感来源),印象中只有这么两次惹

【剑龙】竹马(六)

疏楼侯府背凌河而建,远望青山,与紫禁城遥遥相对,占尽了好风水。门庭堂制,华丽大气,尽显君子儒雅。金风时起,摄摄飘零,一朵芳菲悄入书斋,携幽幽清香,无声无息,便是落入砚台中,也如飞燕掠水,轻点涟漪。

好一个墨侯拈花,文君有情,雅中小趣。

疏楼龙宿眉头一挑,不做他想。这个时间,这等手段,也只有那个臭道士才会做。那夜两人不欢而散,他却连道歉也无,转身便走。而今已过两日,方姗姗来迟讨好,未免太过想当然。故而少年无意搭理,只提笔继续书写今日先生布置的课业。

上书:“…微密则难窥,神速则难应,故能制敌之命【1】…”

思如泉涌,笔走龙蛇,大开大合,起势以重,堂而皇之,收势利索,尖锐如刀。

“龙宿——”

剑子仙迹已待在外头等候多时,遥赠香花,怎料花去人未来。此刻趴在窗沿上,嬉皮笑脸,“龙宿,我错了。你就大人有大量,别跟我计较了。”

疏楼龙宿放下笔,冷笑一声,转过身来问他:“哦?汝知道汝错在何处?”

“嗯——”剑子仙迹闻言一愣,却是答不上来。倒也不是不清楚两人争执是何原因,无非“圣踪”二字而已,但他直觉其中另有更深层次的缘由,尚想不明,理不清。何况交友广并非错处。只是好友生气他焦急,三天不和好已是极限了。当务之急,先混过去再说。

奈何疏楼龙宿并未给剑子浑水摸鱼的机会,他太了解这位好友,眼睛一转便知晓对方在打什么主意。

“凤儿,屋外麻雀叫得欢,把窗关了吧。”

守在一旁当背景板的穆仙凤立刻领命,憋着笑意,将支架收起,合上前还与剑子说道:“道长,主人功课还未完成,劳您多等片刻。”

说得好似剑子趁着她家主人忙,无理取闹似的。

“等等!”

剑子仙迹还想做最后挣扎,却是晚了,只一扇紧闭的窗户与他面面相对。

出师未捷,不妙,不妙啊!

道士面临闭门闭窗龙宿不听的困境,连连叹气摇头,只得先行离去,另寻他法。

屋内疏楼龙宿重提笔书写,却是才思枯竭,不知源头,一番心思飞去了别处,半晌落不下一字。穆仙凤瞧了欲言又止,分明主人也心中挂念,却就此事不肯退让分毫。按常理而言,一人因友人迟到,虽是失礼,却不至于如此生气。道士此等行为已是常见,怎如今主人却为此大动干戈?

穆仙凤心思细腻,面上功夫却不到家,似有所思的模样尽数落入疏楼龙宿的眼中。

“凤儿,汝有话要说。”

这是要穆仙凤将心中所想说出的意思了。少女稍作沉吟,将思绪整理了一番,问道:“主人,凤儿不解,还请主人解惑。”

“讲。”

“剑子道长交友甚广,主人素来明了,也不曾赘言。姗姗来迟早是平常,也不曾见主人责怪。”

“汝是不解为何吾要为圣踪与剑子起争执。”

“是。”

“连汝也不懂…”说话声竟似轻叹。

穆仙凤抬眼瞧他神色,只觉她素来智慧自信、所学无一不精的主人,竟在脸上透露出几分怅惘落寞,一时有些怔住。好在不过片刻,又如往常神采奕奕。

“罢了。凤儿,屋子有些闷,开窗吧。”

“是。”

此时天色稍晚,月影浅淡,夜风微凉,散了屋中暖意。一眼望去,并无半分人影。

疏楼龙宿当即冷了脸色,不满得重重“哼”了一声。

又是一阵风来,一缕香味若隐若现,飘至鼻尖,带着些微辛辣,闻来令人生津。疏楼龙宿本不知饥饿,经那香味一勾,五脏庙立时闹了起来。

“咕噜噜…”

“噗呲!”

疏楼龙宿满脸通红,耳尖更似滴血一般,却是见本已离开的道士端了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来,笑意吟吟。

“汝怎么还不走?”

一开口便是赶人的话,剑子仙迹却是不理,兀自从正门进入,将面端上桌。

“我问过厨娘,她说今日侯爷回府晚,小侯爷还未用饭。我就趁这个机会做了一碗,全作请罪之荆了。”

疏楼龙宿上前,只见面里拌着豇豆碎丁虾仁,黄瓜切了丝,韭菜成了段,上面撒了点辣椒,红绿点缀,看着就食欲大增。

小侯爷暗暗忍下口水,坐下净了手接过对方递过来的筷子,视线恰好瞥到袖子上一团污渍。三清观道士素喜白衣,剑子仙迹这一身穿着颇具仙风道骨,如今沾了厨房脏污,便似九霄天仙沾染人间烟火,不再居于尘世之外。

“诶呀,袖风染尘,这碗面意义非常呀。”疏楼龙宿已板不下脸,眼角也弯出个小小的弧度。

剑子仙迹立刻厚脸皮跟上去“是啊,修行有损,心神不稳。还请小侯爷高抬贵手,宽容一二。”

“哼!”小侯爷经不住道士的殷殷乞求,终于勉强点头,原谅了他的过失。这一页才算揭过。

————

【1】出自《孙子兵法》虚实篇

————
剑子仙迹:只要龙宿高兴,别说做男人最难的事,袖子上沾点灰尘也行( •̀∀•́ )
————
求小心心和小蓝手!!!